《我抢了白月光的恩宠》作者:百果酒丨穿越宅斗文,甜宠文

2019年5月6日07:25:39 发表评论 182
摘要

女主不傻,白甜吃货人设

知语院此时上下正乱成一团儿。

“主子,可疼得狠了吧?!”

一个十五六岁的绿衣丫鬟围在床前,泫然欲泣,一脸担心的看着床上病卧的美人儿。

层层罗帐掀起,拔步阔床上,一个仙姿玉色的绝色美人,正倚在青金提花缎子软香枕之上,轻蹙秀眉。

琼姿花貌,细腰雪肤,美得超凡脱俗。

此时,美人双眉颦蹙,似是正忍受着痛苦,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疼。

“滴翠,撞我的那个丫头可查出是哪个院的了?!”

声音清音婉转,却带着一丝冷冽。

“主子,查出来了说是下院管理园子花草的粗使丫鬟叫香草的。香草自小就被她老子卖了死契进了王府,暂时……查不出她是谁的人?!”,滴翠顿了顿,又道:“主子,您怀疑香草撞倒您不是意外,而是……有人指使?!”

主子刚出事儿,她就派人将这个小丫鬟的底细查了个底朝天,可是,却并无可疑之处。

那小丫鬟的说辞也并没有什么漏子,看起来确实不像是故意的。

为什么小姐这么肯定是有人要害她呢?!

看着身边滴翠懵懂的目光,一种似乎很熟悉又很陌生的感情弥漫在苏雪痕的心间。

是了,这个时候的滴翠才十五岁,和她一起初到王府,正是稚嫩,哪里知道这后院是如何吃人的。

若是她还是那个刚入府不久的苏雪痕,说不定也当她运气不好,这只是一场意外。

只可惜,她已经不是原来的苏雪痕了,而是一个重生回来索命的怨鬼罢了。

琅王妃是面慈心狠的。

想当初,她对王妃无比恭敬,只求她能容下她,让她能常伴王爷身边。

她原以为王妃真是贤良大度之辈,可以容得下她的,她对她满心感激……

她自问除了独占了王爷的心之外,并无对不起她之处,可她竟然下了狠手,害得她在王爷登基为帝,三年后便香消玉殒了。她死后的那些年,不知为何既没有去那阴间,也没有去投胎,终日滞留在她的甘泉宫,夜夜飘荡。

她亲眼见到已是皇帝的萧景琰是如何夜夜留宿她的甘泉宫,怀念于她。

她就如同萧景琰心中的白月光一般。

苏雪痕感念萧景琰的痴心,夜夜啼哭。

不知是不是感动了老天爷,她竟重生在琅王苏州别苑,琅王要带她进京的前夕。

上一世,她心怀忐忑的带着父兄为她准备的财物和花浓、滴翠两个小丫鬟上了京,入了王府。她是琅王从外面带回来的唯一一个女人,入府后的第二天,王妃就召见了她,十分大度的喝了她敬的茶,给了她名份。

并没有发生今天这样被小丫鬟撞倒一事儿。

此时的滴翠如何能知道这后院女人的如狼似虎,心如蛇蝎?!

这件事必不是偶然。

不是王妃,也必然是后院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。

满府有地位的也只有那三个女人,也只有那三个女人,对王府的下人有这样的掌控势力。

“让人看着那个叫香草的……”

苏雪痕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,让人心醉的秀眸中闪过一丝寒光。

她总会查出是何人所为的。

这一世,她必要让那些害过她的贱人不得善终!

“是!”

滴翠应道。

这时送走大夫的花浓匆匆返回,细细查看了苏雪痕的脚伤,眼圈不由得发红:“赵大夫说,伤得有些重了,可得好好休息上几天呢……”

“休息几天?!”,苏雪痕将这句话放在嘴里嚼了嚼,忽得玉面泛出一丝冷笑,“怕是就真真如了她们的意了……”

原来……这就是她们的算计。

她伤了脚,就不能伺候王爷……她们就可以将王爷从她这里抢走了……

那伺候王爷的会是谁?!按照琅王妃的性格……

“可惜,到是便宜了沈明卿……”

“罢了……”

“便宜她……也总比便宜那几个女人的好……”

“但愿……她能念着我的好……”

苏雪痕幽幽的说。

沈明卿也伺了寝,至少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琅王妃那个女人应该就没有借口阻止她嗑头敬茶了。

她在这个王府里也就不再是一个尴尬的存在了。

主子不主子,丫头不丫头的。

脚裸上了止痛药,倒也不怎么疼,刚想闭目养神,却发现花浓欲言又止,似是有话要说。

“花浓,怎么了?!”,苏雪痕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“主子,漓雨院的那个好像对小姐您心存怨恨……她若是得了宠……怕是……”

怕是不会念着主子的好。

这句话,花浓没有说出口,但是,那意思基本就是了。

滴翠柳眉倒竖,怒道:“她还敢对咱们家主子心存怨恨?!满别苑的女人,主子别人都没带,就带了她。若不是主子求着王爷带了她进京,她就等着老死在苏州别苑吧!真是不知道感恩的东西!”

花浓和滴翠一个想法。

璃雨院的那位太不知道好歹了!

枉费她家主子一番善心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,苏雪痕蹙眉。

花浓前几日曾在月亮门回廊内与冬欢有过一番口角,现在便将那番口角说了一遍。

“主子,您听听,她说的这是什么话?!”

“简直就是个白眼狼!”

花浓和滴翠你一句我一句的讨伐着漓雨院的沈明卿。

苏雪痕脸粉脸骤变。

真是个不知感恩的。

若不是她将沈明卿带回京城,一年后,她就会死于苏州别苑的一场大火里,烧成焦炭。

现在见她受宠,竟然生出了嫉妒之心。

诚然,她是有私心的,想让沈明卿帮着她分担一些这府里的明枪暗箭。可她毕竟救了她一命,她难道不该为她挡些灾祸吗?!

“主子,若是那沈明卿真的受了宠,那可怎么办呢?!”

花浓不放心的问。

看她们漓雨院上下可没有一点对她们主子的感恩之心,若是她得了宠,还不得欺到她家主子头上啊?!

“放心吧……”

“不会的!”

苏雪痕虽然心中有气,但安慰自已两个心腹丫鬟的话却是无比的肯定。

世人皆知,琅王萧景琰只爱淡雅脱俗的女子,不喜妖娆明艳之女。上一世,从琅王到皇帝,萧景琰的后宫从未有过一个妖娆明艳的女人。

她根本就不担心沈明卿会抢了她的宠爱。

那苏州别苑中,满府的莺莺燕燕皆是娴静雅致的女人,唯独只有沈明卿明艳妩媚。

也不知,当初别苑的人是怎么选的人。

这也是她在满苑美女中,选中沈明卿和她一起上京的原因。

花浓和滴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家主子会如此肯定,但既然主子既然这么说了,那想必那个璃雨院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

见自家主子秀目微阖,知道主子有些伤神倦了。

滴翠上前为为自家主子小心的盖上软纨叠罗衾,解下金钩上的绡帐,细细的掖了。花浓在碧玉香炉点上清心宁神的香,看着静香细细,一室清甜,两人方才轻手轻脚的退下了。

……

颐华院,傍晚时分。

正屋中,一座云鼎口中吐出轻烟徐徐,淡淡的水香让人心怡。地上铺着进贡的一斗珠白毛毯,寸尺寸金。屋里烧着上好的红萝碳,直烧得暖意融融,竟恍如春天一般。

紫檀木的理石圆桌上冰皮石榴鸡、鲜椒螺片、千层素衣、酒酿清蒸鸭子、长生及第、云中三鲜、酸甜桂鱼、翠竹粉蒸鮰鱼……并着一大碗的如意养生汤。

“王爷,璃雨院的那位可都已经来了半个多月了,您一步也未曾踏入……这知语院的妹妹崴了脚,需得好生将养,您就别去闹她了,让知语院的妹妹好好歇歇……不如去璃雨院那里坐坐?!也算给璃雨院的那位妹妹一个脸面?!”

琅王妃秦君蓁身着大红缠枝芙蓉软罗裙,着流月攒珠髻,登是眉目端丽,雍容华贵。

轻声缓语的说。

对面那人,修长笔挺的手一顿,指骨如玉,却不置可否。

“王爷,君蓁可还等着喝这两位妹妹敬的茶呢……”

琅王妃秦君蓁柔柔的一笑,打趣道。

同时也是在向他隐晦的表示,她不是不喝苏雪痕的茶,而是,打算两个人的茶一起喝。这个理由无可挑剔。

“好吧。”,良久之后,低沉的声音,磁性却带着一贯的冷冽,淡淡道:“我吃完了,去书房,王妃慢用!”

那人抓起桌上那串黑金石佛珠,高大俊逸的身影飘然远走。

琅王妃秦君蓁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跟着琅王萧景琰飘走了,满桌子的美食,却顿时胃口全无,连看都懒得看一眼。

似乎他的离开,将她的心也带走了一般。

“主子,您若不愿意王爷走,又何苦赶她去漓雨院?!”

琅王妃身后一个身穿藕色对襟暗纹锦裙的嬷嬷开口劝道。

不过一个小小的江南女子,玩意儿般的东西,哪里值得主子如此上心?

“罗嬷嬷,我知道你的心意……可是……”

“不劝他去漓雨院,难道要让他又去那知语院?!”

琅王妃秦君蓁冷笑道。

罗嬷嬷闻言不再劝。

“只可惜了那张氏千般算计,却为旁人做了嫁衣。”

罗嬷嬷悠悠的说道。

……

试读章节到此结束,喜欢此文请支持正版阅读!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